【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】堅守上甘嶺右腿被炸斷,86歲抗美援朝老兵憶往昔歎和平生活來之不易

老兵檔案

姓名:戴生和

年齡:86歲

出生地:儀征真州鎮

現居地:儀征真州鎮

戰鬥經曆:1951年入伍,後為警衛員,1953年3月28日上甘嶺戰鬥中負傷退出戰鬥。

今年86歲的戴生和,看起來精神抖擻,提及在朝鮮戰場上的那場戰鬥,他的情緒仍有些激動。“炮彈雨點般飛來,到處是焦土,太慘烈了。”在這場戰鬥中,戴生和的腿被炸斷,至今兩條腿仍一長一短,要穿矯正鞋。

連夜急行軍120裡

不知跑了多少“兩裡路”

戴生和1951年入伍,1952年底在跟随大部隊奔赴朝鮮之前,組織上安排他當一名副團長的警衛員。

在跨過鴨綠江的那一天,戴生和的印象很深,當時陰雨連綿,溫度零下幾十攝氏度,戰士在長途行軍中都疲憊至極。“到了一個叫摩天嶺的地方,上級命令必須急行軍120裡到達指定位置。”戴生和說,一個晚上的急行軍,時間緊迫加上氣候寒冷,他們不敢停留半步。

急行軍中,先遣部隊從前頭傳話過來:“加油啊,還有最後兩裡路。”戴生和說,戰士們一聽,渾身一激靈,頓時來了勁,可走着走着就覺得不對勁。“不知跑了多少個‘兩裡路’,每次前方傳來的都是這個數。”戴生和說,最終,在天蒙蒙亮時,他們趕到了目的地。

歇息中,前方先遣部隊的戰友才說出真相:他們這麼說,是想讓後方的戰士行軍更有動力,兩裡路就是他們夜間行軍畫的“餅”。

警衛員被派上陣地

他在戰鬥中被炸斷右腿

戴生和說,他們在上甘嶺戰鬥中輪換上去後,才發現滿眼都是焦土。白天的戰場上少有槍聲,寂靜得讓人覺得很不真實,隻有地上一層層的碎石粉末提醒他們,這些都是敵人的炮彈炸的。

一到晚上,敵人的炮彈便開始進行“地毯式”的轟炸,炮彈飛來,每一次都是又多幾層碎石粉末。

“他們還派偵察機和特務,一旦發現我們蹤迹,就發信号彈,敵人的炮彈就飛來了。”戴生和說,當時的戰鬥太殘酷。

1953年3月28日傍晚6時許,迫于戰鬥形勢,上級決定,指揮部30個警衛員隻留8個,其他的全補充到一線陣地上去,戴生和就被派到了戰鬥一線。撲上戰場,剛沖過一條戰壕,戴生和突然覺得腳一麻,低頭一看,自己的右腳腳跟在前,腳趾在後,原來是自己的右腿已被炸斷,隻剩外皮相連。

戴生和很快被戰友拖下戰場,經過救治,腿骨是接上了,但兩條腿成了“長短腿”,相差了3厘米左右,隻能穿矯正鞋保持平衡。

爆炸聲揮之不去

現在的和平生活來之不易

“雖然短一點,終究還是保住了腿。”戴生和說,朝鮮戰場上,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敵人雨點般的炮彈,回國幾年後,腦海中的炮彈聲還是揮之不去。每到深夜,一靜下來,腦海中就有戰場上的爆炸聲。“後來慢慢才恢複過來。”戴生和說,和一些戰友相比,他算幸運的。

“戰場上,每次轟炸都有人喪命。”戴生和說,有一次副團長去開會,途中突然有炮彈炸開,他意識到敵人又在炮轟了,情急之下,他推倒副團長,趴在了他的身上。

那一次,戴生和與副團長都很幸運,炮彈在他們附近炸響,并未傷及他們。這樣的驚險場面,一線戰士經常遇到。

“對于現在的美好生活,我們很珍惜。”戴生和說,在上甘嶺上戰鬥過的老鄉,十年前儀征還有10個左右,不知現在還剩下多少。

從戰場上回到家鄉幾十年,提及那場在朝鮮的戰鬥,他的内心仍難以平靜,“現在的和平生活來得太不容易了。”

記者 孟儉 攝影 顧欣

編輯 費佳佳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• 揚州發布

    微信公衆号

    手機客戶端

    熱門文章

    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