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道昆山

文/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劉亢 張展鵬 劉巍巍 陸華東

昆山有戲。作為“百戲之祖”昆曲的發祥地,這裡剛承辦了全國戲曲百戲盛典。文脈相傳,不僅在咫尺舞台空間;走進周莊水鄉、千燈古鎮,同樣能感受到當地傳統文化的赓續。輾轉水巷小橋、青磚黛瓦間,這裡有最江南的溫婉氣韻。

昆山有戲!在鄉土中國向城市中國演進的宏闊大戲中,昆山從後起者裂變為領舞者。這個面積不足一千平方公裡的城市,2018年綜合實力、綠色發展、投資潛力、科技創新、新型城鎮化質量等指标均列全國縣級城市首位。領跑縣域經濟14年,這裡有最中國的城市脈動。

昆山近年來一直在追求構建人與城、城市與自然、本土曆史與現代氣質和諧共生的發展新格局。昆山從可持續發展能力、城市競争力、城市底蘊、城市宜居四個維度去打造更加綠色的生态之城、更加開放的創新之城、更加包容的人文之城、更加便捷的共享之城的實踐和治理邏輯,為中國中小城市從全面小康邁向現代化,提供了生動的案例和借鑒。

今年是昆山撤縣建市30周年,2月,昆山被江蘇省确定為開展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試點地區之一,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蹲點調研,求解一座城市如何既融入澎湃的時代發展大潮,又堅守獨特的城市核心氣質,在城鎮化浪潮中,逐漸崛起為一座有格局、有魅力、有溫度的特色之城。

雙面“繡”昆山

公元464年,祖沖之調任婁縣(昆山前身)縣令,後在此地13載。縱為世界上第一個将圓周率精确推算到小數點後7位的人,他也無法推想出千餘年後這方水土的巨變:昆山經濟總量連續14年居全國百強縣首位,2018年人均GDP3.48萬美元,高于韓國、接近日本。

昆山祖沖之路長12公裡,其中一段與杜克大道相交。南北朝著名的科學家,與擁有蘋果公司現任首席執行官蒂姆·庫克等知名校友的美國杜克大學,在中國江南不期而遇。

兼容并蓄、風格多元,是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對昆山最深切的感受。如同蘇州刺繡的頂級技藝雙面繡——同一塊底料、同一次過程,呈現出繡面圖案正反如一的奇妙效果。

快與慢的城市節奏

大漁湖,由燒磚取土坑改造而成,每周六上演世界最大水影秀,跨度350米、最高噴射60餘米,還将《牡丹亭》等昆曲植入絢麗水幕中。

噴泉時高時低、音樂時而激昂時而婉轉、畫面在宏大壯觀和靈動秀美之間切換,彰顯着這座城市的生機勃勃、張弛有度。

7月22日上午,峰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順利拿到營業執照,剛好是昆山的第40萬張。總人口277.4萬,戶籍人口90.3萬,市場主體竟多達40萬個。

昆山今年以“白皮書”形式出台23條優化營商環境新措施,對照世界銀行評價指标,涵蓋開辦企業、稅務服務等方面。“細則很具體,可操作,與國際接軌,助力開放型經濟向創新型經濟轉變。”昆山市委書記杜小剛說。

通力電梯235米高的試驗塔是昆山地标之一。這家芬蘭公司1996年落戶,2018年納稅12.75億元。試驗塔代表着昆山外向型經濟的高度:集聚56個國家和地區的8400多家企業,包括48家世界500強企業。

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經貿形勢,昆山上半年仍跑出了“加速度”:新設外資項目128個,其中超億美元項目8個;累計完成進出口2640.7億元,同比增長2.6%。

前一步車水馬龍,後一步亭台樓榭。經濟飛速運轉的昆山,有慢生活的另一面。

昆山人喜歡吃面,除了名聲在外的奧竈館,街頭巷尾小店生意也好。人們吃完面習慣到公園走走。蜿蜒的園路、考究的植物、江南園林的詩意畫風,喧嚣嘈雜被擋在牆外。散布在昆山市區的微型“口袋公園”,成為市民休憩好去處。

昆山城鄉交融,最遠的周莊開車50多分鐘也能到。周莊四面環水,依河成街,橋街相連。灰瓦、木門、雕花窗,明清時代的房屋,溝壑縱橫的古樹。船娘劃着小船,樹影婆娑,正好慢享這“一江煙水照晴岚,兩岸人家接畫檐”的惬意。

大與小的城市治理

昆山名中帶山,其實隻有一座形似馬鞍的玉峰山,當地人開玩笑說它“高8848——厘米。”雖無高山,但昆山人卻站位高、眼光遠。

規劃全長逾41公裡、貫穿昆山的蘇州市域軌道交通S1線,總投資超294億元,已進入主體施工階段,四年後竣工,将與上海軌道交通11号線無縫銜接。

投資120億元、昆山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史上單體投資規模最大的項目——中環快速路已開通運行,助力昆山由平面交通邁向立體交通。

《昆山市城市總體規劃(2017—2035)》2018年審議通過,提出把昆山“從制造業強市發展成為功能綜合的現代化大城市”,為全省示範。

大動作頻頻的昆山,城市管理猶如繡花般精細。昆山市市長周旭東說,作為外來人口大市,要管理和維護好社會運行系統,需在細微處見功夫、見質量、見情懷。

水鄉韻味的裝修風格、寬敞整潔的大廳、規範的門頭标牌、可遠程監管的智能秤,經标準化改造後的江南生鮮農貿市場如同超市。從“髒亂差”到“潔淨美”,昆山市民時常從身邊的變化感受到城市治理者的細心。

昆山外來人口尤其年輕人多,不少人喜歡吃燒烤。面對影響市容的燒烤店,昆山不是一關了之,而是引導入室規範經營,并要求加裝淨化設施,減少餐飲油煙。既讓老百姓吃得便利、安全,又不影響交通和市容。

傳統與時尚的城市格調

九月江南的午後,陽光耀眼、微風拂面。昆山杜克大學裡,平靜的水面倒映着四周極具現代感的建築。作為中外高等教育的探索性實踐,學校助力昆山打造國家一流産業科創中心。

杜克二期校園已開工建設,主打青瓦白牆的本土色調,同時引入北美校園的景觀元素,體現出不忘本來、吸收外來的城市理念。

兼備傳統與時尚風貌的,還有錦溪鎮祝甸磚窯。這裡被住建部評為“最佳廢舊建築再利用實例”,成了昆山新晉的“網紅打卡點”。

祝甸村三面環水,清初時沿岸建有38座窯,如今尚存8座,是江南地區僅存的一處磚窯遺址。現在被改造為古窯文化園,徜徉其間,就像穿行在曆史與現代交錯的折疊空間。

“留下鄉愁是鄉村演變的底線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崔愷是祝甸磚窯文化館項目的設計者。在他看來,把這塊“不合時宜”的舊址保護下來,是對曆史文化最好的尊重和報答。

昆山智谷小鎮被評為“全國最美特色小鎮50強”,擁有杜克大學、昆山工研院、清華科技園等科教資源,和陽澄湖等生态資源。建築采用紅磚彩瓦,歐式風情明顯,卻又精巧地融合了昆曲等不少本土傳統元素。

在秦朝時設縣、距今2200餘年的昆山,“我們能觸摸到時尚的最前沿。”前來參加青年電競大賽的選手們如此談及對昆山的印象。

綿柔與堅韌的城市性格

一壺清茶,幾盤青豆、瓜子、腌菜,幾張八仙桌,幾十位村民圍坐,開誠布公,坦率交流。這是昆山的“吃講茶”習俗。

昆山古鎮上,居民和睦相處,有問題就像“吃講茶”這般,坐下來調解協商。

作為一座典型的江南水城,水孕育了人的溫情。說着一口吳侬軟語的昆山人,待人友善,對于已是本地人口兩倍的“新昆山人”,顯示出很強的包容性。

“不知不覺間到這城市已十年,已不再是那懵懂的少年。”來自安徽的梁立鶴根據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感受,創作了《晚安吧,昆山》,引發了不少人的共鳴。他說這裡沒有外地人概念、更沒有地域歧視。

綿柔和堅韌,交織在昆山人性格中。老一輩創業者當初為一個項目,可以跑102趟南京,小面包車沒空調,在車廂裡鋪上厚厚的報紙,開一段路就下來給報紙上澆一桶水降溫。靠着這股勁,昆山很快趕超了東部沿海多個國家級開發區。

“昆山之路”創始者、87歲的原市委書記吳克铨回憶,當年聽說一家日本企業計劃在蘇州投資,他立刻趕到蘇州輕工局,懇請把昆山加入外商考察名單。“我說給昆山一個機會,試一試。但心裡笃信,隻要他們來了,就一定走不掉!”老書記平緩柔和的語氣中透着堅毅和自信。

瀾起科技是國内芯片龍頭、科創闆首批上市企業,2017年落戶昆山,2019年初投入運行。目前人數不到300人,其中60%為研發人員。夏駕河科創走廊的一幢科技創業大廈,交給瀾起免費使用5年,今後還會吸引其他企業入駐,逐步打造産業鍊,體現出昆山政府招商的誠意和做事的力度。

昆山市區的金鷹大廈最高處251米,站在此處眺望,931平方公裡的市域範圍大部分可見,建築錯落有緻,綠地穿插其間,古老的吳淞江、婁江穿城而過。東眺上海、西望蘇州,正是學習和追趕的目标。

充滿韌性的昆山,不掩飾繼續當領跑者的雄心。祖沖之曾這樣描述做學問的态度——“親量圭尺,躬察儀漏,目盡毫厘,心窮籌策”,恰似昆山人做事風格,這也正是昆山的底氣所在。

編輯  曹凱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• 揚州發布

    微信公衆号

    手機客戶端

    熱門文章

    推薦文章